首頁 > 看歷史 > 歷史戰爭 > 戰史資料 > 博羅季諾戰役結果 博羅季諾戰役戰后分析

博羅季諾戰役結果 博羅季諾戰役戰后分析

山南慕北 2016-08-30 13:41:24
\

博羅季諾戰役
  博羅季諾會戰,雙方未能決出真正的勝負,但為俄軍消耗法軍和轉入反攻創造了條件。雖然法軍一度攻占莫斯科,但最后拿破侖入侵俄國的計劃也失敗了。
  博羅季諾戰役結果
  在交戰中雙方傷亡慘重,但俄軍仍擁有隨時可以投入戰斗的預備隊,而且后勤補給安然無恙;而拿破侖的運輸線太長,難以維持其現有部隊的補給。結果,幾個星期后遭到毀滅性打擊的是法軍,而不是俄軍。
  9月13日,庫圖佐夫在莫斯科城郊重新部署部隊,打算在此抗擊法軍,但最終又被眾人說服放棄了這個計劃。于是他率俄軍穿過莫斯科城繼續后撤。9月14日下午,繆拉率領的第一支法國軍隊進入了莫斯科城,不久莫斯科城變成了一片火海。博羅季諾戰役是拿破侖戰爭期間最重要的戰役之一,該戰役不僅對整個“1812年俄國戰爭”的影響深遠,而且在9月7日一天的戰斗當中雙方傷亡總數高達6萬6千多人的記錄,也創造了到目前為止在戰爭史上有記載的單日死傷人數最多的戰役。
  博羅季諾戰役戰后分析
  在博羅季諾會戰中,能夠影響戰爭結局的重要因素主要有三:第一,達武提出的對俄軍實施大規模側翼進攻的方案;第二,俄軍騎兵在法軍左翼采取的行動;第三,拿破侖拒絕將其近衛軍投入戰斗的決定。此外還有兩個具有更為廣泛的意義,并且影響著整個會戰的進程的因素,即給養問題和離開斯摩棱斯克的決定。
  拿破侖在他精心安排的、旨在殲滅俄軍的兩次鉗形攻勢均告失敗后,便決定對斯摩棱斯克發動一次全面的正面進攻。但此時,俄軍的第1和第2西集團軍已在斯摩棱斯克會合了。這場戰斗在8月16日和17日兩天進行。由于拉耶夫斯基的第7軍在后方的猛烈進攻,也由于朱諾的行動緩慢,巴克萊·德·托利在斯摩棱斯克以東的瓦魯季諾發動了一次較為順利的進攻,俄軍因而避免了在莫斯科大道與法軍交火。拿破侖退回斯摩棱斯克,考慮下一步計劃。
  此時,他一定已經意識到整個會戰將導致一場災難。他已無可挽回地錯誤估計了亞歷山大和俄國人。他雖曾試圖以迅速而決定性的勝利使沙皇就范,但到目前為止,他沒能達到這一目的。即使他勝利了,俄國人也會繼續后撤到更遠的地方,恢復實力,繼續和他抗爭。拿破侖此時面臨三種選擇。第一,收兵回國,但這是拿破侖永遠也不會考慮的;第二,在冬季堅守德維納河和第聶伯河一線,以便等到來年春天再重整大軍進攻俄軍;第三,立即前進,以迫使俄軍與法軍決戰。
  就以上三種可能性而言,在斯摩棱斯克過冬的理由最具說服力。法軍經過長途行軍已減少到約15.5萬人,他們有的病倒了,有的開了小差,有的被派去駐守兵站、補給點和交通線上的橋梁,還有的則在戰斗中傷亡了。誠然,拿破侖仍占有數量優勢,而且新補充的兵員也正源源不斷地到達,但這些人中大部分是需要花時間訓練的新兵。由于大量馬匹損失,他的騎兵威力大減,馱載炮兵也缺少補充馬匹。食品越來越短缺,給養也已經消耗殆盡。另外,拿破侖雖然在兩支增援部隊的策應下贏得了一些小的勝利,但俄軍也許只是在中央退卻了,而在法軍的側翼仍十分活躍。此外,拿破侖統率的奧地利和普魯士聯軍對他至多也只是三心二意罷了。
  法軍之所以急于繼續前進,是想在冬季來陸前取得迅速的決定性勝利。這簡直是一場賭博,因為拿破侖根本不知道俄軍會不會停下來與法軍決戰。俄軍很可能繼續后撤,從而使拿破侖的后勤給養更加惡化。另外,即使俄軍真的停下來與法軍決戰,法軍也會因損失嚴重,戰斗力大減而很難取得決定性勝利(事實上,法軍只有取得決定性勝利才有出路)。另一方面,假如拿破侖停止前進,給亞歷山大6個月的喘息機會,沙皇就會利用這個時機抓緊動員和訓練新軍,并從英國得到物質上的援助。如今人們會聰明而輕松地說拿破侖當時繼續前進完全是個錯誤。不過人們也可能會說,假如在博羅季諾會戰中,拿破侖能象他先前那樣指揮有方,他就很可能取得他所期望的決定性勝利,這樣他的決定就是正確的了。
  拿破侖還是繼續前進。也許他也有疑慮,因為8月28日當法軍到達維亞茲瑪時,正好天降大雨。30日這位皇帝宣布:“如果明天繼續下雨,我們就撤回斯摩棱斯克。”到了31日,天氣放晴,于是法軍又沿著通向毀滅的道路前進了15英里。據說,在博羅季諾的那天清晨,拿破侖面對破霧而出的朝陽,不禁轉身對他的參謀驚呼:“這就是奧斯特利茨的太陽。”假如他在8月31日返回斯摩棱斯克,情況或許會更好,他也許會說:“多虧了維亞茲瑪的大雨。”無論怎樣,在踏上通往莫斯科的吉兇難卜的280英里長的路途前,在那個城市進行一個階段的整編是十分明智的。
  自渡過涅曼河到最終從莫斯科撤退,拿破侖身上除了他那些過去的輝煌戰績還耀眼一時外,已明顯地表現出異常的倦怠情緒。他那馳騁疆場,膽識超人的歲月正悄然逝去,他那堅定的信心和準確的判斷力也喪失殆盡,他的威力已日薄西山。所有這一切都反映了他未能出色地贏得博羅季諾這場會戰。人們通常認為,正是由于這些原因,拿破侖才拒絕考慮達武提出的將他和波尼亞托夫斯基的部隊合并起來以及另派一支4萬人的部隊從后方卷擊俄軍左翼的建議。不過,這也許并不全是他的錯。
  達武的建議是在9月6日下午(戰斗打響前一天)提出的。他的意圖是想利用夜行軍實施這一大規模迂回作戰。拿破侖接到這個請求后,腦子里立即出現了兩個難題:第一,俄軍一旦得知這次合圍行動之后,肯定會繼續后撤,這是拿破侖一直擔心的;第二,在叢林密布的鄉間夜行軍,不僅很難辨別方向,還會給人員和馬匹造成不必要的疲勞,這勢必會削弱部隊進攻時的戰斗力。此外還有第三點因素要考慮(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即長距離的側敵行軍將占用時間和抽出大量部隊。如果時間上出了差錯,俄軍趁達武尚在途中就向法軍發起進攻,那樣就會出現最為嚴重的局面。
  達武的想法與拿破侖面臨困難時經常采取的做法非常相似,然而拿破侖可能(雖然不一定)不愿意讓達武提醒他該做些什么,因為當時他和達武的關系并不很融洽。更大的可能性是,拿破侖當時對時間和運動的看法是正確的,而達武的行動建議太野心勃勃了。不管怎樣,從右翼進攻巴格拉季昂的防守薄弱的左翼是有可能取得決定性勝利的。波尼亞托夫斯基的第5軍還沒有強大到能發動這樣的進攻,他的行動表明了這一點;不過在得到增援后,他有可能采取雖不象達武深入敵后的夜行軍那么驚天動地,但卻更為保險的行動包抄俄軍左翼。
  庫圖佐夫個人對這場會戰的影響甚微。但如果動用諸兵種,并派更為果斷的指揮官指揮作戰,那么,他派騎兵對法軍左翼實施的進攻就很可能對整個會戰產生重大影響。事實證明這是個既有成功又有教訓的極好例證。俄軍騎兵極大地打亂了法軍的作戰計劃。假如俄軍步兵協同作戰,戰果將會更大。
  俄軍烏瓦洛夫和普拉托夫將軍從馬洛渡口渡過科洛查河后,很快便和守衛法軍左翼的奧爾奈諾伯爵將軍的意大利和巴伐利亞輕騎兵展開了戰斗。結果,法軍被擊退,俄軍還繳獲了3門火炮。隨后,普拉托夫率領5000名哥薩克騎兵跨過沃伊納河,直插法軍第4軍德爾宗將軍的第13師的后方,而烏瓦洛夫則從正面進攻該師。德爾宗一面慌忙命令部隊迎戰,一面派人緊急求援。于是法軍第3騎兵師的第6和第8輕騎兵團迅速過河參戰。在法軍的進攻下,俄軍騎兵丟下剛剛繳獲的火炮撤走了。
  烏瓦洛夫的進攻則拖拖拉拉,三心二意。他雖擁有2個馱載炮兵連,卻沒有步兵的支援,也沒有充分利用這2個炮連的優勢。如此少的兵力是不可能實施成功的迂回作戰的。庫圖佐夫的意圖也許是僅用佯攻來減輕中央陣地的壓力。就此而言,他是完全成功了。法軍的進攻不得不推遲大約3個小時,俄軍贏得了重新設防的時間,并用炮火沉重打擊了在法軍第4軍渡河后接替其陣地的法軍騎兵。
  即使俄軍從右翼調出了一部分部隊去支援左翼,它也完全可以動用各兵種對歐仁親王發動一次大規模進攻。它將對法軍造成嚴重后果。
  無法斷言,假如庫圖佐夫對歐仁親王的側翼發動強大的迂回進攻,他就能贏得這場會戰。但是在謝苗諾夫斯卡婭村附近的戰斗中,假如拿破侖把近衛軍投入戰斗,突破俄軍防線,他就完全有可能取得比實際戰果更為卓著的成功。因此,有趣的是,拿破侖當時拒絕動用后備力量的原因之一,無疑是不清楚在科洛查河北岸的歐仁親王左翼的形勢。
  當中央戰場、謝苗諾夫卡河兩岸和巴格拉季昂棱堡周圍的戰斗處于危急關頭之際,內伊也正受到第2西集團軍的猛烈反攻,并火速求援。拿破侖猶豫了片刻,便命令指揮帝國近衛軍維斯瓦波蘭軍團的克拉帕雷德將軍前去增援。但幾乎是在同時,他又改變了主意,改派弗里昂將軍的第1軍第2師。這是這位皇帝第一次拒絕使用預備隊。第二次(也是更重要的一次)是在不久之后。弗里昂的部隊以迪富爾旅長的輕騎兵團為先頭部隊,沉重打擊了俄軍,并最終在俄軍最關鍵的防線上打開了一個寬闊的缺口。
  拿破侖是在舍瓦爾季諾附近的指揮所里(通常坐在椅子上)通過望遠鏡觀察戰斗進程的。他的身邊幾個團的近衛軍做好了一切戰斗準備,很想投入戰斗。這時還在考慮下一步作戰的繆拉和內伊派傳令官來向拿破侖緊急求援,以期在俄軍立足未穩時,給它以致命打擊。拿破侖命令青年近衛軍出擊。然而這支部隊剛出發,這位皇帝便取消了命令,而且未作解釋。就在這時,拿破侖又接到第二次緊急求援,并得知俄軍已派兵穩住了防線。于是他轉向求援的貝利亞爾將軍說:“在我還無法看清整個戰場形勢之前,我決不使用預備隊。”這樣,近衛軍步兵便一直按兵不動,一個看起來能以迅速果斷的全體出擊贏得這場會戰的天賜良機就這樣喪失了。
  然而,這真的是個天賜良機嗎?如果拿破侖尚處在壯年時期,而且又靠近該國作戰,他或許真的會利用這個機會。但是如今由于年齡或許還有經驗上的緣故,他變得謹慎了,另外遠離該國無疑使他產生了不安全感。法軍還沒有達到這場會戰的目的,近衛軍又是拿破侖最忠實的家仆,因此是不能有任何不必要的犧牲的。更為直接的原因是,戰場形勢依然不明朗。如前所述,法軍左翼的形勢很危險,而拿破侖又得不到有關波尼亞托夫斯基的第5軍作戰情況的準確消息。最后,他所面臨的仍然是一個立于不敗之地而又堅強無比的俄軍。至于拿破侖當時是否應該派近衛軍參戰,還沒有肯定的答案。但在當時條件下,他的謹慎從事卻很可能是正確的。可以肯定的是,俄軍迅速利用法軍延緩進攻的時機,加快了增援的速度。
  當晚,當這場可怕的會戰接近尾聲時,這位法國皇帝起身上馬,來到滿目瘡痍、尸橫遍野的戰場,察看俄軍退出后的防線。但俄軍仍堅守在從右翼的戈基到位于烏季察以東約1英里的舊斯摩棱斯克大道一線。如果說這場會戰有勝利者的話,那就應該是法軍,它對俄軍的最后一擊很可能(盡管任何情況都不能肯定)將一次勉強的成功變成贏得這場會戰的徹底勝利。
  此時似乎還有人(雖然并不清楚是誰,因為那些先前叫嚷著采取行動的人,也變得謹小慎微了)希望看到拿破侖將近衛軍投入戰斗,以取得整個會戰的勝利。據說拿破侖對這些人宣稱:“我不會讓我的近衛軍蒙受損失。當你在遠離法國800里格 [ 注:法國舊長度單位,1里格約等于4.5公里。] 之外時,你是不會拿住最后的預備隊來冒險的。”在這種情況下,他的決定是正確的。這些新生力量雖然無疑會給俄軍以沉重打擊,并將其擊退,但要達到這一目的還必須經過激戰,近衛軍面臨的將是許多戰斗。此外,法軍騎兵也無法對俄軍實施重大打擊,而沒有這樣的行動,就無法全殲俄軍。這樣近衛軍就會為很小的目的而蒙受巨大損失。之后,又有誰能在通往貝里斯納的路上保護這位法國皇帝呢?

日期選擇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时时彩开奖软件